校庆
 学校首页 | 网站首页 | 校庆动态 | 通知公告 | 校友风采 | 魅力喀大 | 祝福喀大 | 联系我们 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>>魅力喀大>>正文
喀什大学,点燃青春的地方
2022-04-15 16:11  

喀什大学人文学院  欧阳伟

欧阳伟(1972-),男,汉族,1992年毕业于喀什师范学院中文系汉语言文学专业,2009年在陕西师范大学获得文学硕士学位,现为喀什大学人文学院副院长、教授(专技岗二级)。主要研究方向为汉语言文字学。2014年获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十届哲学社会科学论文三等奖和优秀奖。兼任国家教育部学位委员会学位论文评审专家、国家教育部“国培计划”专家库专家、新疆楹联家协会副主席、新疆诗词学会理事、喀什地区诗词学会会长、喀什地区专家顾问团专家。

走在春天的喀什大学高台校区,永远是一件赏心而悦目的事情。冬天仿佛就在昨天,一场小雪把校园装点得银装素裹,这景象依然是历历在目,但一夜之间,冬天已经悄然远去,眼中的一切都是那么新鲜。   

春草萌发冲破残冰剩雪时,绿意逼人,仿佛是春天在呐喊。“草色遥看近却无”,有趣有味,让人感动于生命的顽强与坚韧,忍不住感慨良久。至于校园中那些有幸逃过无情斧锯的百年古树,它们早就见惯了风刀霜剑,世事沧桑,在春的感召下,也从容不迫地动用冬眠中储备的能量,抽出一枝枝翠绿的嫩芽,在东南风中自得自在地微笑。遍布校园的山茶不甘落后,也炫耀似地开出一簇簇火红的花来。在冬日里原本色彩单调的校园,也因此被渲染上丰富活泼、明快灵动的生命色彩。看到这一切,谁的心中能不激起涟漪呢。   

然而校园中最让人感动而难忘的还是那一张张脸,那充满青春气息的脸。那些脸,写满了稚嫩,或填补了好奇,或涌动着喜悦,一颦一笑,一喜一怒,一动一静,永远都有许多的不可预知。但他们有共同的一点,就是青春,让“过来人”无比羡慕的永远也回不去的青春。阳光下,每一张青春的脸都泛着黄金般的光彩,生动无比,丰富无比,洋溢着想刻意掩饰也压抑不住的活力,美丽,自信,骄傲,无论走在春意盎然的校园的哪一个角落,也无论在哪个季节,都不自觉就构成了一道鲜艳明亮的风景。即使在夜间,他们的青春的脸依然鲜活,读书、漫步也好,指点江山、激扬文字也罢,他们青春的脸一样地如同皎洁的月亮照耀着校园,让校园熠熠生辉,总是充满蓬蓬勃勃的朝气。   

“年年岁岁花相似,岁岁年年人不同。”一年年,这些青春的脸都在校园里流连,似乎亘古不变,其实是一部分无声无息地离去,而迅速又有新的青春的脸填充进来,仿佛永远不曾有谁在这里留下过青春。于是漫步在校园里,无论什么时候总是一路看见一张张青春鲜活的脸,让那些双鬓染霜的老教授都深受感染,产生了错觉,总是感觉自己还年轻,至少心态年轻如定格在二十岁。   

我深深知道这里的许多秘密,因为30年前我也曾经是一个如他们一样的年轻人,青春的热血在这里被点燃,总是感觉时间充沛,干什么都充满着激情,不知疲倦,在一群老教师的带领下经历了种种修炼,学问、本领渐渐增长,一年又一年,带着一群孩子和他们一起成长。不知不觉,度过了建校30年、40年、50年,现在又迎来了建校60年。这30年,曾经那个青涩的少年的我已经步入了老年。有很多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离开了这座写满青春故事的校园,但我和许多的伙伴儿还依然在坚守,终于长成了校园里傲然挺立的老树。   

时光无情,相比于广阔无垠且无始无终的宇宙,人生显得太短暂,就在白驹过隙之间,一切都会改变,最终谁都会感觉到一个抓也抓不住、回也回不去的青春,正如高台老校园中似乎永远沉默着的古树,其实都在无声诉说着昔日的青春。我一步步在这个校园里成长,从普普通通的年轻教师成为了一名教授,最华美的青春,已经永远渗透进了喀什大学老校园的土壤里。正当我以为我会在这座老校园安然退休的时候,突然之间,仿佛是时光穿梭,我跨进了一座崭新的喀什大学校园。   

这里应该是全国最新的大学校园了。它从2014年开始建设,在2018年9月5日我们毫无征兆接到了命令,一天之内就从老校区搬到这个新校区。当时新校区还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工地,许多建筑还没有完成收尾工作,绿化、美化更谈不上。   

时间过得真快,到了2021年,除了零星的建筑,校园里其它的主体工程都完工了。校园在2019年开始大量种树、种花,在2021年已经初步看出了成果。   

校园里最多的、最美的当然是五颜六色的月季花。这种本土花卉耐干旱,也耐盐碱,不需要特别的照顾,而且花朵硕大,花色艳丽,芬芳四溢,不知疲倦地从初春一直开到晚秋。有了这些花,原本那些建筑硬直的线条与棱角也被衬托得柔和了,不那么尖锐刺眼;冰冷的水泥森林似乎也有了温度,也显得不再突兀冷漠。   

树木也在一点点生长。校园里有小叶白蜡,有梧桐,有柳树,有松树,还有开花的玉兰树、樱花树、梨树,不一而足。当初它们都是背井离乡、经历了斩根断头的重截来到这里的,有的品种甚至翻山越岭,不远万里,真的是遭遇了一场无比惨烈的劫难。如今它们大多都涅槃重生,乐天知命地扎根在中国西部这块稍显贫瘠的土壤中,伸展出了各色各样的叶子,在夏日清晨和昶的阳光中微微颤动,发出轻轻的、悦耳的天籁之音。于是,校园里绿色悄然蔓延,充满了勃勃生机。   

在这座在严重缺水的校园里,能养活每一棵植物都应该是奇迹。这个奇迹是许多的园丁用辛勤的汗水换来的。那么早,一群辛劳的园丁就在拔草、整枝、浇灌,整个过程他们都是安安静静的。许多年轻的学生走过,兴奋地叽叽喳喳,而园丁们只是心无旁骛地忙着自己的事,什么也不说。说草木无情,也许是错的,草木应该是多情的,也正是园丁们的深情感动了花花草草,草木们也知恩图报,校园才会草木葱茏,四季芬芳。   

2022年的9月,就是建校60周年的日子。以前忙着各种事情,完全是“不知老之将至”,如今,真的已经迈入头童齿豁的知天命之年。华美的青春早已不在,但一腔血还是如30年前一样灼热。30年啊,对于一所大学不过是短短一瞬,而对于一个渺小的个人,是大半生,甚至是一生。我该付出的都已经全情付出,该收获的已然圆满收获,这时候的心境完全澄澈,明荣辱,知得失,晓进退,不偏执,不纠结。   

满打满算,我和这座崭新的校园最多还有10年的缘分。10年可以做些什么事情呢?古人说“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”,可以想象,10年之后,这个校园一定会成长为一座容纳5万多莘莘学子的巨大园林,处处繁花似锦、绿意盎然,那些现在的小树都会变成大树,亭亭如盖。而每年进出这个校园的,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青年,他们青春正好,风华正茂,活力四射,意气风发。更重要的是,他们生逢盛世,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比起我当年,起点高了不知道有多少。来到这里,他们将会得到各个方面精心锻造,走出去的时候,大都会成为国家迫切需要的栋梁之才,而更加美丽辉煌的未来,就在他们眼前徐徐展开,他们的前途必然更加美好,不可限量。这10年,我将在校园里如那些辛勤而安宁的园丁一般,默默地精心备课、认真上课,一年一年见证无数年轻学子美丽动人的成长故事,除了满满的感动和幸福,再没有什么遗憾。   

在校园里向西边望,可以看见高耸入云的帕米尔高原,那里雪峰皑皑,连绵不绝,闪着寒气逼人的银光。想必再过10年之后的建校70年,我一定是满头白发,就如同眼前的雪峰,真可谓是“我与雪峰共白头”了。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?在这个逐渐繁华的大千世界里,平凡无奇的我那时一定会微笑着,依依不舍却又决然地走出这个校园,去远方投入安闲、平静的退休生活。而这个正在越来越美丽的校园,在我走后一定还会不断地攀登前进,继续在广袤无垠的南疆大地书写自己的传奇。   

欧阳伟:13139988505   

关闭窗口

版权所有:喀什大学